!DOCTYPE html PUBLIC "-//W3C//DTD XHTML 1.0 Transitional//EN" "http://www.w3.org/TR/xhtml1/DTD/xhtml1-transitional.dtd"> 刘亚峰:琴瑟和谐_经典美文_好文章
好文章-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刘亚峰:琴瑟和谐

当前的位置:好文章 > 经典文章 > 经典美文 >

刘亚峰:琴瑟和谐

2022-02-28 07:54 作者:刘亚峰 来源:当代作家 阅读:载入中…

刘亚峰:琴瑟和谐

  安勤与来旺是两口子,育有一儿一女。

  来旺看大门,在外县一家事业单位,离家约三百里。他大舅母的外甥儿子帮忙找的,颇费劲。安勤和儿女打包当了“随军家属”。

  来旺很珍惜这份工作,即便是随时会被辞退,看领导心情吃饭的临时工,来旺干得很卖力,丝毫不马虎来客登记车辆往来、人员进出,均照章行事,规矩谨慎。半夜车辆出入,随叫随开,不磨蹭,无抱怨。他对待工作就像伺弄田地里的幼苗,充满敬畏责任希望

  安勤没有固定工作,自己揽活干。超市理货员、包子店拌馅捏包子、饭店端盘刷碗都干过,短至三个月,长达半年,逮空赚点毛票。她是个勤快人,无法容忍饱食终日无所事事。一旦无事可干,就感觉少了什么,不得劲。儿女已从农村转到县城上学。学费开销自不必说,穿戴得看过眼,营养要跟上。人面光鲜些,会少去自卑,多些自信,对他们成长有利,她还认为,人活一世,就是为了儿女,这是她朴素始终不变的人生信条。来旺的工资能省就省着花,路还长着呢。为了儿女,趁有力气,能多刨些,她愿意尽力多刨——如母鸡刨食一般地刨。她有很大心劲干活赚钱贴补家用。她的日子过得忙碌欢快。所以频繁更换工种,丝毫没有影响她的心境。比起面向黄土背朝天的单调生活,简直是天上人间,她很知足。勤勤恳劳动,干干净净挣钱,安安稳稳睡觉,她活得理直气壮生龙活虎

  为了共同的小家,两口子节俭

  来旺收集单位各办公室废纸或劳保包装箱,积攒、打捆、卖给废品收购站。他积极参加各种临时摊派劳动,比如扫雪、植树、清理下水道,挣一点“奖励”。即便“毛毛雨”类的活计,也会看上眼。一度他曾背桶装水,每桶挣两元钱。外来桶装水送至大门口,便完事。从单位大门到各办公室,只得靠人工搬运。路不远,但得负重爬楼,楼高七层,来来回回十几趟,很是辛苦。尤其夏天,来旺大汗淋漓后背湿透。半年过去,安勤心疼来旺,不准他背水。她倚着门,见人“打招呼”:来旺腰不好,以后不搬水。安勤语气坚定,不容商量。来旺批评女人的阻扰,但还是随了她的意愿

  安勤说,手细发些,哪儿省不出背水钱。

  事实证明,安勤的确是个心灵手巧勤俭持家好手春天挖来野菜蒸成菜团菜馍麦饭;夏季精心料理河畔三分菜地,日日鲜疏;秋季挖来小蒜打牙祭辣椒黄瓜大白菜泡了几坛;冬季晚上看电视毛衣裤,或拆了旧毛线织成沙发坐垫,或网上购来各色线勾出镂空美观的手提包女士见了美包,爱不释手啧啧称赞抢购一空。她能边拉着话,边看电视,手中织针飞舞,速度不减。真是一心三用的巧妇,名不虚传织女!若被请教泡菜与钩针钩包,安勤从不厌烦,耐心细致手把手地教。

  每年五月,本地槐花飘香,安勤必去采摘。她手脚灵活,钩拉拽摘,爬高下低,十分娴熟。常常早早装满了大包小包,回过头帮助行者。她笑话知识分子”,没苦、皮嫩、胆小。跟着安勤“打野”,收获颇大,她知道何时动身,哪块田地肥蒲公英苦菜长得好,她能让

  大家挖来正宗的荠荠菜,绝非似是而非的替代品,吃着放心。耐心择净野菜,再分送一些给熟人,来旺总是自作主张,安勤从不弹嫌。安勤还会“土方”治病。什么蒸梨冰糖治热咳嗽;又用葱根须加姜片熬水喝治感冒;她最拿手的是拔火罐。每到隆冬,来旺脑门中央留有一团紫黑,如一面日本太阳旗,分明用了安勤的土法。他治感冒只认此方,不吃药,不打针,更不花钱,每治必愈。也有人请她医肩,她显得极在行,手把玻璃罐,撕片纸,点燃,快速丢入罐中,眨眼按在肩痛处,片刻,拔出紫黑一坨。从来零失误。几天后,对方便觉“好多了”。

  她这一身本事,使她家的吃、穿、用、医很有特色,花钱少,绿色手工,招来羡慕和佩服,还有人缘。刘姥姥进大观园,以智慧赚了个盆满钵丰。安勤则以乡村女人丰富的生活经验给小城女人上了多堂课,体面尊重尽收囊中。

  安勤谨记来旺“胃不好”,忌食冷酸辣咸,一日三餐,从不含糊,按时应点。常会给他独开小灶,比如娘几个吃凉皮,来旺会吃到热乎饺子。安勤做工回来稍晚,来旺会自觉熬粥,必要时会分担洗锅碗的活儿。来旺做得大大方方、心安理得,没有城里男人的遮遮掩掩、斤斤计较农忙时,来旺告假几日,回农村收种庄稼。安勤替看大门,料理家务——来旺总是把苦累活儿多留给自己。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过电”的言辞,每一顿的粗茶淡饭,似一碗随意烹调的汤汁,却无声传递了彼此的浓情蜜意

  地,舍不得租出去,又不愿荒废,就自己种着。不种绿豆棉花

  金针等天天守候采摘的作物,选种麦子玉米黄豆之类的作物,下种与收割时间短,来旺突击完成。中途除杂草几次,杂草如心中芒刺,处之而后快,安勤亲力亲为,干得极为细致。虽然走出乡村,见了些世面老本行不能丢,那是他们留在乡下的“脸面”。他们小心维护“脸面”,不留任何话垢。那些小年轻呀,进城后让地荒着,杂草丛生,难怪老辈人咒骂的唾沫星子,横七杂八!造孽。每年往返几次,兼顾乡下城里。土地馈赠或多或少,主要取决于“天”。因有打工所得垫底,他们不再恐慌田地收入,往往视这部分收入为“白拣来的”。少了,不计较;多了,每每露出欣喜神色

  来旺一家住在单位的两间单身宿舍里。儿女住一间,另一间夫妻住,兼厨房用。所有家具均是二手货。半新的冰箱,后壳外凸的老式电视,单位淘汰的桌凳。仅一个柜子,三合板材质,收纳着一家人四季衣裳。没有饭桌,吃饭时,每人盛了饭,夹了菜,四散开吃。但也有“亮睛”之处:沙发上蒙着手工粗布单,三个四方形毛线坐垫一字摆开,图案华美色彩亮丽窗台上放置吊篮、对对红、金枝玉叶君子兰等花,绿旺旺一片,一只小乌龟在玻璃缸里探头探脑。墙上的奖状顺次贴着,时间具有延续性。两间房子收拾一尘不染布局合理空间利用充分。朴素又温馨的斗室,嵌入了“热爱生活”的隐形纹理

  来旺对子女学习关注,他不会解二元方程,看着函数抛物线英文课本找不着北,他表现父爱方式特殊又单调,不外乎两句话“好好学”、“钱够花吗?”。安勤认为儿女就像田野里的草,自有命数。

  南瓜长不成西瓜甘蔗转不成高粱。她鄙视某些知识分子“万般皆下品,唯有学习优”的片面论,孩子禁锢得如圈养的羊,可怜。十个手指也不一般齐,学习全凭自觉,赶鸭子上架,何苦来着?她不过问儿女成绩名次,只关心吃穿冷暖,偶尔以她为例,说说没有文化局限性可能因了那样的生活氛围现实参比,儿女承袭了父母坚韧乐观,自小懂事礼貌,节俭自律。不会捣蛋生事,极为省心。学习也很自觉,均属刻苦型。

  十几年过去了,领导换了几茬,来旺的看门工作一直保留着。来旺发渐白,背微驼,走路反背了手。安勤的眼睛开始花了,不再织衣勾花垫。两口子见人一直很和气,总是笑着打招呼、寒暄,感觉他们事事顺心没有忧愁烦恼,生活在蜜里一样。别人看似波澜不惊岁月,用来旺的话讲“熬扎实咧,但都过去了”。熬?!也许他们至始至终是高明魔术师——虽负重千斤,却展示观众两张极为轻松笑脸

  熬过寒冬,便是暖春。两口子很享受别人问及自己的子女,回答透着欣喜和自然:“女儿研究生毕业,留在南京,儿子上了专科,学了汽车修理,广州闯社会。” 没有夸张地厚此薄彼,没有选择性的褒与贬。偶尔,安勤晒女儿买的耐克鞋子,或儿子买的手机质朴的人,平和心态,几人能比?

  儿女远游,他们的生活节奏开始松泛,逐渐从繁苦中解脱出来。礼拜天爬爬山,或在单位大院乒乓球。来旺技高一筹,会旋球。安勤初学,只会直拍。他们便直来直去,没有悬念玩小半

  天,也流汗过瘾。偶然,来旺来个旋球,安勤自然接不上,小跑着,兴冲冲去捡。她在人前夸自己男人“比她厉害,会旋”,眼光中流溢点点骄傲与佩服的成分相处多年了,没见两人红过脸,吵过嘴,闹出“鸡飞狗跳”的阵势。与外人,亦无破马张飞的高低理论。他们恬静稳定和谐,恰似“清凌凌的水上漂来的一对鸳鸯!”。

  有一种陪伴叫“同甘共苦”,有一种恩爱叫“琴瑟和谐”,搬来用在他们身上,十分妥帖。你觉得呢?

  ▌作者:刘亚峰,70后,延安市作协会员。业余创作作品散见于《木兰书院》《文化延安》《中国诗歌文学精品》《作家美文》《当代作家》等网络平台及某些杂志刊物

  猜你喜欢

  刘亚峰:走过大漠

  葛亮:琴瑟

  童琼:醉美太极

  梁漱溟:道德就是生命的和谐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读者发表的读后感】

查看刘亚峰:琴瑟和谐的全部评论>>

评论加载中……